《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遇见就是一辈子
夜,正是干坏事的时候,此时的平民房,两人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平民房楼下徘徊,时而看了看还亮着灯的房间,只见一个长相亮丽,一双大大的美眸,齐耳的短发带给她一种青春活力,不点而红的唇让人恨不得吸上两口,正走来走去的女子眼中闪过坚决。

一旁的陈文婷,有些不淡定的看着正走来走去的顾漫漫。

“漫漫,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还是有些怕。”

“你怕个屁啊!又不是你去,老子都没有害怕,你害怕个屁劲。”其实顾漫漫也紧张个不要不要的,今晚能不能偷到腥,也得看她的运气了。

她暗恋刑学长两年,只能远远的望观着却没有勇气去表白,好不容易熬到毕业,终于能跟他一所学校,却听到他要出国留学的消息,这消息彻底让她不淡定了,拉着自己的死党,来到刑学长住房楼下,激动的心情,在这一刻,静静的冷静下来,也有些害怕起来。

只是,想着不能跟学长天长地久,也能分享一下学长的美好,她也知足了。

冷静下来的心,再次的激动起来,伸出白嫩的小手。“东西拿来了吗?”

“你真的要去吗?”

“不去,那我叫你来干嘛。”

“可是真的好么,我害怕啊!你还没有成年,要是让人知道,会不会……”

“行了,那是我自愿的,谁也管不着。”

“那好吧!漫漫,小心一点,快点出来。”陈文婷把一盒东西放在了顾漫漫的手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拉着她的手道;“漫漫,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行,我喜欢学长这么多年,就算做不了恋人,也得记住他的美好。”顾漫漫拿着东西冲进了楼房,生怕慢一步只会后悔。

快速的来到二楼二零三的房间门口,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打开房门,漆黑一片,等着双眼适应黑暗后,顾漫漫这才小心翼翼的往唯一一间房间走去。

拿着早就备好的药捏在手中,此时的手心冒满了汗水,为了不让自己打退堂鼓,脚步快了几分,来到房间,再次小心翼翼的打开,借着月光看到床上的人儿沉睡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猫着身子偷偷的进了房间,把手中的药放进了自己的口中,然后欺身压了下去,嘴对嘴的把药送进了他的嘴中,为了防止他把药吐出来,一个长长的吻,让他不得不把药吃了进去。

被压的刑承弼,睁开冷锐的双眼,正想把身上的人推开时,只见她好似预算到他接下来的动作一样,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然后把头紧紧的埋在他的胸前。

“滚开。”语气冰冷不容反抗,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就好比他时常处在警戒中一样。

顾漫漫摇了摇头,吸着他那属于男子的气息,特别好闻。

心却在想,药性怎么还没有发作啊!她快支撑不下去了。

刑承弼伸手想拉开顾漫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棉棉,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特别是他的小弟,正在唱着征服。

“你到底是谁。”这种无力感,让刑承弼真的很想杀人。

“学长,不用管我是谁,今晚过后,你出你的国,我读我的书,我不会缠着你的。”小手感觉到他身上的烫热感,知道药性已经开始起到作用了。

“你是顾漫漫。”冷静一听,她的声音挺熟悉,并且,她叫他学长,只有高中时,时不时就能碰到并且向他示的学妹。

“不是,学长,废话那么多干嘛,办正事要紧。”顾漫漫手脚飞快,把他的衣服给脱了。

“住手,你知道这么做,对你的伤害有多大吗?”刑承弼吃力的想去阻止,哪怕对方是自己熟悉的人,他也不想动她,必竟现在的他给不了她未来。

“学长放心,今晚过后,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到手的肉怎么可能让他白白的浪费,顾漫漫才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吃肉,吃这块肥肉都吃了,这样学长第一次就印上了她顾漫漫的名字。

只是,当她摸到某个东西时,胆大的顾漫漫也有些退怯了,学长虽好,自己的命最重要啊!

正在她悄悄的往床下缩的时候,脚跟被人拉住,身子又被拖了回去,压在了他的身上。

“火点了却想跑,没门。”

不管她是哪方派来的奸细,今晚惹了他,别想全身而退。

“我不要了,你放开我吧!”顾漫漫正在挣扎的时候,身子被压住,嘴被封住,接下来的事情,并不受她的控制。

一夜的运动,一夜的兴奋,却在天亮时,悄然的告别。

顾漫漫再次醒来后,正是第二天的早晨,全身被车子压过一样,特别是下面,火辣辣的痛。

看了一眼身边的刑承弼,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不顾身体的不适,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把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看了一眼那完整的安套套,不由的泪奔,昨晚的准备,只用到了那枚药,其它都没用上。

弯腰捡起地上的包包,然后推门走了出去,在楼下,看到正准备上来叫人的陈文婷,不等她询问,拉着她就离开了这个案发现场。

等她们停下来后,已经到达了校学。

“漫漫,你怎么去了一个晚上,担心死我了,怎么样,学长的滋味好不好,有没有爽到。”陈文婷眯着双眼笑眯眯的看着她,那样子真想听听昨晚上的事情,并且,对于十八九岁的女孩来讲,‘性’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词。

“爽个屁,累死老娘的,今后老娘再也不找男人了,男人都是畜类,在这方面,完全不用命。”一夜没睡,都在被学长欺压着,好几次她求饶了,也不见他放过自己,算算,一夜他们做了几次,完全不记得了好不,只记得,疼,爽,疼,爽这两个字。

“不会吧!看你的样子,满足到了啊!”陈文婷看了她一眼,脖子上有咬痕,嘴唇肿的像香肠还破了几个口子,衣服凌乱,却完好的穿在身上,至于她的身子,脖子都惨不忍睹,更别说身子了。

“如果你爱我,就请告诉我,如果你不爱我,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此时,一段另类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顾漫漫拿出手机一看,显示母老虎三个字,手快速的接听了起来。

“舅妈,有什么事吗?”

“漫漫啊!你今天回来一趟。”

“好。”

没有问为什么,顾漫漫都应好。

因为她从小失去了父母,一直寄养在舅舅家,要不是她身上有父母所留下来的财产,舅舅一家也不会收留自己。

从小自己就是表姐身边的跟从,回到家里又是家里的佣人,一不如意,还会成为表姐们的出气筒,特别是表哥,在她十五岁以后,就一直想得到自己,要不是她努力挣钱,高中的学费都靠她打零工支撑,说不定,她早就被表哥给霸占了。

虽然脱离了那种难熬的日子,却也得时不时的回去面对他们的指责和侮骂。

“你舅妈。”陈文婷看到的脸色不对,就知道她那个舅妈又叫她回去了。

“嗯。”顾漫漫轻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等会回去如何应付他们。

“漫漫,过一个月你就成年了,你可以从他们那个家脱离出来,有你父母的财产,你也能平安的读完大学。”虽然两人是好朋友好闺蜜,却也帮不她什么,这让她非常的自责。

“我会考虑的,文婷,你去帮我跟老师请个假,回去晚了,舅妈又会找理由欺压我了。”

“好,别忘了你是铁打的顾漫漫,千万别向他们低头,那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千万不能给他们知道吗?”

“好,我记住了。”

顾漫漫跟陈文婷分开后,回了宿舍,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打车回到了肖家。

肖家是小门小户,依靠着她父母留下来的店面生活,虽然挣不了多少钱,却也能给这一家子生活开支,每个月也能给表姐他们卖一件时髦的衣服,还能让舅妈却美容院护肤,就是没钱供她读书。

要不是顾念着这十几年的亲情,她早就离开了这个没有亲情的家。

身为这个家的一份子,却没有这个家的锁匙,说起来挺可笑的。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了门铃,门是家里的保姆刘妈打开的,当看到是顾漫漫后,温和的笑了笑。“漫漫回来了,快点进来。”

“舅妈呢!”

“在家呢!”刘妈看了屋内一眼,小心的说道;“漫漫,今天你小心点,夫人的心情不太好,还有小姐好像失恋了,能忍就忍吧!”

顾漫漫垂下头,遮掩住眼中的情绪。“我知道刘妈。”

这个家,也只有刘妈才能给她一些亲情了。
第2章:反计,离别
平民房内,一名黑衣男子走了进来,当看到躺在床上,一身赤果,全身充满着欢爱痕迹的男人,不由的有些愣住了。

难道少爷破处了,依这情况,是有可能。

“少爷,你醒醒。”

刑承弼皱着眉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然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头,这才看向来人。

“怎么回事。”

“少爷,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黑衣男子偷偷的看了刑承弼那充满欢爱痕迹的身体。

当发现自己此时的情况,刑承弼脏话脱口而出。“操。”

“查,昨晚是谁派来的人。”然后正要起身,只见一个小小的佛像正在枕头边,伸手拿了起来,想着昨晚的事情,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然后勾起了冷笑。

不管是谁既然敢算计他,那就得负出点代价。

瞄了一眼床单上的鲜红,把那佛像绑在了手腕上,这才走向洗手间。“准备一下,马上启程。”

“是。”黑衣男子也没有停留,快速的把凌乱的房间收拾干净,把行礼准备好,直到刑承弼准备妥当,两人出发往机场行去。

顾漫漫走进客厅,就看到文家母女两正躺在沙发上敷着面膜,耳朵塞着耳塞听着音乐,见状,顾漫漫没有出声打扰她们,而是快速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是一间佣人房,很小很小,只能溶入一张一米大的床。

衣服和书都被她放在了床上,唯一刺目的就是她那枕头上那张全家福,里面一男一女,正是她死了十多年的父母,被他们护在心里的小小胖嘟嘟的小女孩,正是她。

从前的她有父母疼爱,生活无忧无虑,时常还坐在父亲的肩上看着日落,如今却只能偷偷的想念了。

顾漫漫叹了一口气,快速的把床上的衣服放进了自己背来的书包里,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全家福放在了衣服上,这才把拉链拉了起来,看了一眼住了十多年的地方,今天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然后走了出去,站在文家母女的身后。“舅妈。”

正在敷面膜的文太太,听到顾漫漫的声音,赶紧扯下脸上的面膜,转身看向顾漫漫,一脸怒容骂道;“贱人,你想吓死我啊!”

“对不起舅妈。”顾漫漫低下头,双眼闪过精光,要是这样就能吓死,早就把她给吓死了,还留着她来害人。

“哟,这不是我家的小表妹吗?怎么,舍得回来了,在外面野够了。”文梦琪拿下脸上的面膜,把耳朵里的耳塞拿了出来,这才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把面膜放在一旁的茶桌上,轻轻的拍打着脸,让面膜的精华慢慢有由皮肤吸收。

顾漫漫没有回答,只是垂下头任由她们唱。

文太太见状,心中不由的来气,但想想等会要说的事情,心中的怒火也就慢慢的退了。

“漫漫,你也不小了,能不能让我们省点心,过段时间你就满十八岁了,你表姐十八岁的时候,已经不用我们操心了,你这孩子,怎么老说不听呢!”

听到文太太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就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舅妈,从小到大,你也没管过我什么,这次回来,我是想告诉你一声,快高考了,我不想因为别的原因而废弃了我的考试,至于大学的学费,我知道舅舅工作辛苦,学费就我自费吧!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文太太见顾漫漫这么说,心里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就她也配他们供她读书,要不是看在她那点遗产上,怎么可能会让她住在他文家。

“漫漫,跟舅妈这么客气干嘛,至于你大学的学费,由我支付,不过吗?你舅舅这段时间在创业,想把店面扩大,资金有些紧张,你也快十八岁了,你父母留给你的遗产,能不能先给你舅舅应应急,等挣到了再回给你。”

说话的挺好听的,不就是想把自己最后的血给压干嘛!

“舅舅和舅妈对我有养育之恩,既然如此,我生日那天,会亲自去律师所签写转让书的,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不给文太太说话的机会,顾漫漫拔跑就跑了。

因为她知道,钱要到手了,那么文梦琪就会出场,她刚失恋,所有的怒气都会发在自己的身上,吃苦的只会是她。

至于遗产,到时候再说吧!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顾漫漫抱着自己的书包,飞快的往学校里跑。

这几天,顾漫漫没有离开学校一步,哪怕自己丢了最重要的玉佛,她都没有去找,安心的等到高考那天,也正是顾漫漫生日,临近快下午的时候,才给律师打了一通电话。

“顾小姐,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财产,你过目一下。”律师把一张纸条给了顾漫漫,扶了扶鼻上的眼镜,仔细打量着这个前不久给他打电话,并且告之,父母的遗产由她亲自签署,本人不到,那就一直留着。

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问题,顾漫漫在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卡,密码是你的生日,至于你舅舅哪边,还请你去解释一下。”

“谢谢王律师。”顾漫漫收下银行卡,站了起来,目送了王律师离开后,这才拿出手机打了陈文婷的电话。“文婷,帮我把行礼送到车站。”

收好手机,拿着包,叫了一辆的士,火速的往车站跑去。

等她到达车站的时候,陈文婷已经背着她的书包在等着她。

“漫漫,你真的要走吗?”

“不走能怎么办。”顾漫漫接过她手中的书背,双眼充满着无奈。

她没想到,一夜的功夫,就让她的肚子有了一条小生命,原本的计划,不得不让它提前进行。

“一个人在哪边小心点,我有空一定会去看你的,记得想我。”陈文婷满满的不舍。

两人从中学就是同学好朋友好闺蜜,如今不得不分开,让她真的很担心她在哪边的生活。

“我父母给我留了一笔钱,能够我生活几年,等我大学毕业了,就能找工作养活自己,文婷,要是我舅舅来找你,你就说不知道,他不敢拿你们怎么样的。”

“嗯。”陈文婷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

“去往B城的旅客请上车,去往B城的旅客请上车,车子马上就要出发了。”

看了一眼正在进站验票的人群,顾漫漫紧紧的握了陈文婷的手。

“文婷,这条路是我选择的,再苦,我也得吃下去,别为我担心,别忘了,我是铁打的,谁也打不倒我。”双眼对未知的生活充满着肯定。

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生活在舅舅家,还不如自己独自打拼,再说了,肚子里的小生命,她也舍不得丢弃。

文家,一家人都等在家里,时不时的看向大门口,文太太看了一眼手机,见时间已经到了五点,顾漫漫还没有回来,要不是她自己说遗产由她亲自去签收,依他们监护人的身份,那笔钱早就进入了他们的口袋。

“刘妈,你去看看,顾漫漫回来了没有。”

“是。”站在一旁的刘妈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妈,那小贱人是不是跑了。”文梦琪正在修着美甲,语气淡淡的道;

文语蓉看了自家大姐一眼。“大姐,那小贱人,就算拿着钱跑了,没有身份证,没有护口本,她能跑去哪里,迟早乖乖的把钱吐出来。”

文德海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现在他都快着急死了,公司刚成立,接了一笔大单,手头上的资金不足,正巧顾漫漫又要满十八岁,能继承最后的遗产,只要有了这笔钱,那么公司就能走向轨道,不出几年,就能成为大公司,要是错过了这一次,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爸,漫漫表妹不会真的拿钱跑了吧!”身为文家独子,却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泡吧。

“你上去看看护口本还在吗?”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文德海也有些着急了,明天就要用钱,今天拿不到钱,前段时间所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

文太太点了点头,其实她的心也有些担心,起身去了二楼,不一会,只见她大喊大叫拿着护口本跑了下来。

“不好了,那小贱人拿走了她的护口纸,看来,她是计谋以久想脱离这个家了。”

正在修甲,正在假眠,正在想着美女的三人,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感觉不好了。

“我就说吧!我们家就是养了一个白眼狼。”文梦琪怒气的扔下手中的美甲刀,然后站了起来,回房。

“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也不知道抓她回来的时候,会怎么解释。”在文语蓉心里,顾漫漫就算想逃,也逃不出她文家的手掌心,迟早都会回到文家,乖乖的把遗产交出来。

文志安得意的笑了起来。“妈,我早就说了,让你把她送给我收拾,你还不愿意,现在好了吧!人跑了,看你们去哪里追。”然后起身。“我还约了朋友,就不陪你们等了,要是抓回来,就交给我来管教吧!”

文太太没有理会自家的儿女,一双眼神看向早就失神的文德海。“老公,现在怎么办,钱不到手,明天的生意还怎么做。”

“找,一定要把那贱人找出来。”文德海双眼阴毒,全身散发着怒火,要是顾漫漫在此,一定会忍不住杀了她。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mages.90159.com/?id=2717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