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琴断终离散》(叶沐倾傅景煜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一剑杀了我

  大魏皇宫。

  皇后叶沐倾一身白衣,一动不动的跪在养心殿外,眼睛直视着前方紧闭的高大殿门。

  寒风呼啸带着卷着冷冷的冰雨,早已经湿冻透了她单薄的衣衫,她已经记不清跪了多久了。

  吱呀一声,殿门终于缓缓开启,一身龙袍的傅景煜站在门内,长身玉立,冷冷的看着她,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

  叶沐倾抬头看向着傅景煜的身影,他还是那样挺拔英俊挺拔,龙袍加身,更彰显了无上的王者之势。这是她的夫君,她的爱人,她在殿门外的寒风冬雨中跪了这么许久,他终于愿意见她一面。

  “臣妾请命,请陛下允准臣妾带兵出城营救我大哥叶沐陵。”她跪伏在地,高声说道。

  雨哗啦哗啦的下着。

  傅景煜盯着她冷冷问道说道:“放肆!皇后,你现在是跟朕我请求带兵营救逃窜的反贼吗?”

  他的声音比这冬日的寒雨更加冰冷绝情,好像根根银针,直插进她的心脏。

  叶沐倾缓缓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傅景煜,眼中有泪光闪过:“皇上,叶家已经覆灭,我大哥叶沐陵的武功已经被废,余生也只能苟延残喘,请皇上念在臣妾这几年尽心辅佐侍奉的份上,留他一命吧。”

  说着她再一次重重磕头请命。

  ,额头磕破在身前的地面上,鲜血滴在雪白的玉石板上,融进雨水里,触目惊心。

  傅景煜却他冷冷的看着,没有丝毫动容,嘴角带着一抹讽刺的冷笑:“你们叶家怎么会灭门呢,不是还有你这条血脉吗?”

  朝夕相处五年,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弱点在再那里,傅景煜这一句话就刺中了叶沐倾的冒着血泡的死穴。

  叶沐倾全身一颤,抬头看着傅景煜,痛彻心扉的说道:“皇上难道不知?五年前我只身一人随着你您前往漠北之时,我父亲就已经同我断绝了父女关系,我早已经不是叶家人。”

  只因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执意嫁给他,她的父亲当众宣布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叶家从此再无叶沐倾这个人。

  傅景煜微微皱眉,极不耐烦的说道:“到如今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过是太子傅景轩派在我身边的内应!这几年我一直容忍你在我身边,为的就是让你亲眼看看你们叶家辅佐选择太子的下场!”

  只因为她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执意嫁给他,执意跟随他前往漠北荒凉之地,她的父亲当众宣布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叶家从此再无叶沐倾这个人。

  她抛下所有跟随他,五年来尽心尽力辅佐他步步强大,结果这五年他却从未信任过她,留她在身边,不过是为了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家族覆灭?!。

  在叶家,她就是一个叛徒。

  ,而在傅景煜看来,她不过是一个奸细。

  ,叶沐倾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真的太失败了,众叛亲离的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不再哀求他,缓缓的转身离去。

  傅景煜在她身后喊道:“你给我站住!你要做什么?”

  叶沐倾微微转身,看着身后高大的背对着傅景煜,淡淡的说道:“陛下已经登基,前太子傅景轩也已经被关入天牢,我们叶家满门覆灭,我也得到了报应,一切都顺应了陛下的心意,尘埃落定,想必臣妾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话说出口,莫名的酸涩。

  “尘埃落定?没那么容易!”傅景煜刷的一声抽出旁边侍卫的长剑指着她。

  “当年要不是因为你,紫嫣也不会坠崖摔断双腿,要不是因为你们叶家和太子陷害我,我也不至于在漠北这么多年不得回京,连我母妃去世前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而且当年害死我的母妃的也是你的亲姑姑!”

  呵!

  那是谁抛弃所有陪着你南征北战?!又是谁在你病危之时为了稳定军心,呕心沥血的没了孩子?

  叶沐倾心如死灰,转头淡淡的看着他:“既然陛下如此恨我,那就一剑杀了我吧。”

  说着她没有丝毫畏惧的迎着他的刀锋往前走去,他并没有退让。

  刀锋瞬间刺入她的胸膛。……

完整小说《一曲琴断终离散》全文免费阅读

众叛亲离

  叶沐倾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最先感觉到头疼欲裂,微微一动,就感觉到胸口处撕裂般的疼痛,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娘娘,您醒了!?您终于醒过来了,您都昏睡了三天了,奴婢都要吓死了啊……”叶沐倾的侍女莺儿赶紧扑了过来,泫然欲泣,激动的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做什么的好。

  叶沐倾忍着痛,慢慢的回想了一下,首先记起来的就是她迎着傅景煜的长剑冲过去的时候,他决绝冷酷的眼神……。

  当时,他是真的打算杀了她的吧?

  她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心中还有一些莫名的轻松感,现在活着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突然她想起来那一件重要的事情,沙哑着嗓音问道:“莺儿,你说我昏睡了三天了?”

  莺儿端来一碗水,喂着她喝下去,然后拿出帕子为她轻轻嘴角的水滴,点头说道:“是啊,您当时在养心殿外跪的时间太久了,感染了风寒,再加上胸前的伤口太深,一直高烧不退,太医说……太医说三天之后您要是再不醒来,恐怕就……”

  后面的话莺儿说不下去了,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丫头是叶沐倾在漠北的时候无意间救下的,一直跟着她,对叶沐倾是真心实意的好。

  现在叶沐倾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了,她伸出胳膊,抓住莺儿的手,急急的问道:“我大哥怎么样了?被救出来了吗?”

  莺儿顿了一下,茫然的摇头说道:“一直没有叶将军的消息。”

  叶沐倾跌回床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有消息或许就是好消息,如果大哥真的遭遇什么不测,消息恐怕在已经传进王宫了。

  当时傅景煜的军队攻进京城,叶沐倾的父亲叶正源将军,誓死守护着太子。

  然而傅景煜的军队太过凶猛,宫门最终还是被攻破了,叶家军几乎全军覆灭,叶正源在宫门口死守不放,被当场射杀,随后太子傅景轩被囚禁。

  叶沐倾的母亲当天得到消息,淡定的回到房中,用一条白绫悬梁自尽,追随夫君而去。

  当时傅景煜让叶沐倾率领军队守在城外,以防逼宫失败,好掩护大部队撤退,现在想来,那时候傅景煜就已经有了让叶家灭门的心思必胜的信心。

  让她守在城外,不过是支开她而已。

  ,当天下午叶沐倾迎着残阳,进入皇宫,皇宫内外血流满地,到处都是尸体,她亲眼看着自己父亲的尸体被拖走。

  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心安了。

  在她追随傅景煜离开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没有想到这一天会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来到。

  后来得知才知道,大哥叶沐陵在受了重伤,武功尽废后费,被在侍卫的掩护着下逃走了,可是刚刚逃到南方边境,就被南蛮的军队捉住了。

  南蛮不过是依附大魏的小国,他们从来不敢侵犯大魏一分一毫,抓住叶沐陵不过是想要讨好刚刚登基的皇上。

  想着大哥还生死未卜,叶沐倾就无法再躺下去,她忍着痛就要起身。

  莺儿赶紧扶住了她,着急说道:“娘娘,您身上有伤,不能起来啊。”莺儿赶紧扶住了她,着急说道。

  叶沐倾摇摇头说道:“我在战场上什么大伤小伤没经历过,这点伤不算什么……”

  说到道这里,她忽然顿住了,听到外面似乎有敲锣打鼓的乐声,她疑惑的问道:“外面什么声音?”

  莺儿有些迟疑,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娘娘,今天是皇上迎娶琪贵妃进宫的日子。”

  叶沐倾一愣,心里猛然揪痛起来。

  ,齐紫嫣,傅景煜心心念念的心爱之人,他们终于可以在相亲相爱在一起了啊,刚刚进宫就被封为贵妃,仅次于她这个皇后之位。

  叶沐倾听着外面敲锣打鼓的欢庆之声,有些不解:“迎琪贵妃进宫,有专用的依仗,怎么会如此闹腾?”

  莺儿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忍心说。

  ,叶沐倾眉头微皱,说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琪贵妃要求皇上像民间男子娶妻一样,把将琪贵妃她迎娶进宫,外面那是迎亲的鼓乐。”

  叶沐倾的内心猛然翻涌起一股酸涩,傅景煜以娶妻之礼迎娶齐紫嫣燕,把为他出生入死,众叛亲离的自己放在哪里?

  “莺儿,为我更衣!我要去长青宫。”叶沐倾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决绝。
迎娶琪贵妃

  长青宫,是皇上的寝宫。

  傅景煜身着大红的礼服,衬趁着他白皙的肤色,看上去越发的清俊,负手立于大殿中间,等待着他的新娘齐紫嫣燕,大殿正前方摆放着大红喜烛,和民间男子娶亲时一样的布置。

  旁边是文武百官,谈笑风生,一些宫女太监,来回奔波,十分的热闹喜庆。

  突然殿门口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与这番热闹喜庆显的格格不入,看清来人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叶沐倾一身白衣,身材纤细,脸色苍白,她缓缓的从大殿门口走来,她看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傅景煜,还是那样的俊美。

  五年前的那个冬夜,她嫁给他。

  那一天她穿着大红色的喜服,提着她的红缨枪,策马狂奔,赶上了正要前往漠北的傅景煜他,兴奋的告诉他:“傅景煜,皇上为我们辞赐婚了,这是圣旨,我随你一起去漠北。”

  他接过圣旨,淡淡的说道:“那便一起走吧。”

  没有拜堂,没有喜服,没有仪式,什么都没有,她却心甘情愿,从来没有一丝不觉得委屈。

  现在看到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如此煞费心思,才知道了原来他也有柔情浪漫的一面,才知道了原来他对一个女人好是这样的。

  ,有了对比,突然就觉得无比讽刺十分委屈。

  “你来这里做什么?”傅景煜的好心情,随着因为叶沐倾的突然出现,瞬间消失殆尽,他冷冷的问道。

  叶沐倾看着他眼中的厌烦之情,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慢的凌迟着她的心。

  叶沐倾她面上端着不动神色,淡淡的说道:“臣妾身为皇后,后宫之主,皇上迎娶琪贵妃这样的事情,臣妾自然是要来的。”

  “叶沐倾,今天是朕大喜的日子,不要逼朕做出废后这样的事情,你如果还有一点自尊,就马上离开这里。”他刻薄无情的说道。

  “皇上……”这时,候一道个柔柔的声音在殿门口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却原来是琪贵妃已经到了,她一身大红的喜服,凤冠霞帔,十分娇媚,。

  众人纷纷跪下向给琪贵妃请安,而刚才叶沐倾堂堂一个皇宫进门,那些人却只是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他。

  “皇上,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姐姐能来,其实我真的是很高兴的,不要赶姐姐走,好不好?”齐紫燕紫嫣娇滴滴的撒娇一样说道。

  傅景煜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齐紫嫣转身对叶沐倾说道:“姐姐,紫嫣刚刚进宫,有很多规矩还不懂,以后还要请姐姐多多指教啊。”

  叶沐倾冷眼看着齐紫嫣,说道:“本宫从来没有妹妹,也不是你的姐姐,以后请称呼我皇后娘娘。”

  齐紫嫣脸色一变,她刚才不过是想要刺激一下叶沐倾,没有想到叶沐倾真的教训起她来了,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好当场反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是,臣妾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言语之间也都是讽刺意味,说完之后简单的福了一下身子。

  她刚刚起身,叶沐倾又说道:“按照宫里的规矩,新进妃子进宫,要对皇后三跪九叩。”

  齐紫嫣一顿,她低着头眼里都是狠毒,但是一抬头又是柔柔弱弱的模样,有些委屈的转头看着傅景煜。

  “叶沐倾,你别得寸进尺,真把自己当成皇后了!你不过是个幌子,朕已经下旨,以后掌管六宫之事,由琪贵妃负责!”

  叶沐倾立即说道:“皇上既然已经下旨,那么就请多下一道旨意,废了臣妾的皇后之位,放臣妾出宫!”

  傅景煜听到叶沐倾又说要离开,心里顿时烦躁起来,高声说道:“来人,把皇后拉出去,囚禁在玉坤宫,没有朕的旨意,不准踏出宫门一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一曲琴断终离散》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一曲琴断终离散》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一曲琴断终离散》



标签:穿越架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mages.90159.com/?id=2608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