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主嫁到:凤临天下》(楚潇虞歌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章 红颜祸天下

洛阳城凤栖楼内。

六名女子娥眉横翠,粉面生春,细软腰肢盈盈一握,眼中含着羞怯的情意,一举一措间都好似在勾人魂魄般。

台下不时爆发出阵阵叫好声,男客们看得垂涎欲滴,眼神直勾勾的跟着舞娘晃动,恨不得立马扑上台去,好好疼惜她们一番。

可只能忍着,他们不敢坏了规矩,重头戏还在后面!

今日正是一年一次的凤栖楼百赏大会。

只有在这一天,他们才能见到轰动整个京城的神秘舞姬----虞歌。

凤栖楼是洛阳城内的第一青楼,里面每位姑娘都是上等佳人,无数阔绰少爷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

不仅如此,每位姑娘都有成名绝技,有的甚至不比贵家小姐差!

虞歌更是其中翘楚,不仅身段妩媚,容貌惊人,就连身世,也是出了名的神秘。

每年到了百赏大会这天,许多高官侯爷为见她一面挤破了头。

凤栖楼分为六大院,四大阁,一主园。

六院分别是迎春院,群芳院,满春院,倚花园,丽春院,潇情院。

四大阁为婉君阁,春风阁,入云阁,藏香阁。

而最让人为之神往的,便是那凌驾于六院四阁之上的红袖招。

众人不知,此时众星拱月般的红袖招内,来了一位能撼动整个朝野的人物——摄政王楚潇。

楚潇身穿一袭黑袍,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冷澈眸子中带着王者气势,嘴角噙着一抹不羁的笑。

清冷不染尘埃的气质宛若谪仙,超脱红尘,不似人间。

与楼下火热叫好的热闹场景相比较,这里犹如冰窖般让人浑身发冷。

红袖招的床上,缓缓发出了一声嘤咛:“疼……”

男人紧皱的眉宇间终于舒展开,她醒了就好。

楚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担心,她只是个供人玩乐的戏子而已,刚好能为他笼络权贵,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虞歌面容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浑身刺痛直钻入心,可当她看到楚潇时,却是忍着剧痛展颜露笑。

她眉心天生携着一抹花痣,傲似冬寒的独梅。万般风情绕眉梢,楚潇却背过身,不再看她。

“若是没死透,便着装梳洗吧,再过一刻钟,就到你上台了。”

说罢衣袖一拂,出了红袖招。

谁都无法违抗这个男人的命令,只因他是炎朝的摄政王,权势滔天,冷血得让人心悸。

就算虞歌是他最宠爱的舞姬,也难逃被利用的命运。

何其可笑的是,虞歌常年带着面纱,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想到——

她,是楚潇的妃!

此番摄政王费尽无数心血,只因虞歌神秘面纱下,那一张摄人心魄的脸而已。

虞歌身世坎坷,小小年纪就被送入青楼,但是她的一举一动,根本不像风尘女子那般轻浮。

端庄,妖媚,两个截然相反的词语,却都能在她身上完美体现。

楚潇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在乱葬岗里哭得撕心裂肺。

她的眼里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劲头,看向任何人,都似乎带着浓浓的不屑。

只那一眼,即便是楚潇也惊艳了一瞬,当即做了决定,他要把她培养成大炎王朝里最特殊的棋子。

红颜,惑天下!

而要想让这个女人完全臣服,就得让她心甘情愿的屈服于他。

所以下一次楚潇再见到虞歌时,便是她被欺凌,被众人推入墙角,仍死死地抓住胸前的那一抹衣襟时。

楚潇依稀记得,那时虞歌看向那群歹徒时的眼神,是那么吓人,那么的恐怖。

就连久经沙场的他,也在那一刻,打了个寒颤,甚至怀疑自己将这只小野猫收入麾下,到底是对是错?

是楚潇将她从魔窟中解救出来,是他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人疼爱的感觉,但同样是他,将她推向了另一个深渊。

不同的是,这次她跳的心甘情愿。

虞歌小心翼翼的将衣物褪下,背上血肉模糊的狰狞伤口交错,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衣裳紧紧地粘在伤口上,触目惊心。

将衣衫连带着血肉撕扯下来,刚结痂的创口霎然涌出一股猩红,痛意直钻入心,可虞歌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对于这种事,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要能够帮到他,就足够了,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虞歌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想法有多蠢,当然这都是后话。

舞衫将她身材勾勒出完美曲线,以薄纱制成的长袖下,白皙手臂宛若婴儿般滑嫩。

锁骨露于外,顺着往下看,深邃沟壑令人血脉贲张……

楚潇还真是舍得,愿意将自己的妃子,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而他下如此血本,是为了钓一条大鱼!

完整小说《媚主嫁到:凤临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第2章 步步为营

千呼万唤中,虞歌步步生莲,翩然起舞,出现在众人眼前那一刻,场内所有喧闹声霎然停止。

无数男人眼中冒光,透着饿狼般渴望,这是他们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

听着台下的高声,虞歌眼睛不时飘向二楼的厢房。

那里有一位贵宾,是她今晚必须要拿下的人——安宁府的小世子,安子仪!

只见厢房后男人的身影慢慢站起来,隔着面纱,似乎对虞歌的舞技颇为欣赏,却远远没有达到虞歌想要的地步。

莞尔一笑,嘴角衔着自信,虞歌朱唇微张,娓娓动听的歌声幽然传来。

竟然是醉相思!

众人倒吸口凉气,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二楼,那里有一位他们得罪不起的人物。

世人皆知,醉相思是安宁候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却始终没有人能为它填上完美的词。

洛阳城所有的能人巧匠,音律高人都尝试过,最后无一例外,都没能让安宁侯满意,甚至有的人被当场杖毙。

自那之后,便没人敢再提起醉相思。

而虞歌,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而此时二楼也终于出现了动静。

“咔嚓!”紫衣男子手中的杯子应声而碎。

醉相思这首曲子,不知出自于何人之手,安宁侯在第一次听见这首曲子便爱不释手,但一直找不到谱曲之人。

他之前还想过,这么难懂且意境深远的曲子,究竟是要什么样的词才能配得上它?

如今的他,好像找到了答案。

虞歌敛了心神,嫣红唇角勾起惑人心神的笑意,这条大鱼,终于上钩了!

今晚的入幕之宾,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安宁侯了,而这首醉相思,也正是虞歌所创。

还记得当年,她是一代舞姬虞歌,身段妖娆,面容妩媚,一曲醉相思让他入了迷。

他是炎朝摄政王,手握大权,醉卧江湖,却被她一曲一舞勾尽了魂魄!

他纳她为妃,肆意宠她。她要的,她不要的,他都一股脑的全塞给她。

而那首醉相思,也渐渐的流传了出去,但是鲜少有人知道其创作者,竟然只是一位青楼的舞姬罢了。

虞歌在楚潇的宠爱里,陷得越来越深。却从未曾想到,他的宠爱,也是在那一夜,到了头。

那一夜,王府中来了一位素衣女孩,纯洁,善良而无辜。

摄政王见到那名女子,便满心欢喜,那双眼睛,像极了虞歌。

也是在那时,虞歌才明白,原来自己只是那位女子的替代品而已。

而如今正主归位,她便只能作为一枚棋子,为楚潇发挥最后那一点用处罢了。

虞歌想放下,她想过,一旦她为他做完这件事,她便远远的离开。

她可以退出,但若是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这样幸福的下去。

抱歉,她还没有这么大度,她做不到。

白日里,那个女孩温柔可人,柔声细语,好像别人喘声粗气,都会将她吓到一样。

平日残暴的摄政王对她都是呵护有加,轻声细语。

但他知道那个叫灵笙的女孩不简单,她看向虞歌的眼神,充满挑衅。

楼上清脆的掌声把虞歌从往日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二楼的声音还未落下,台下顿时雷鸣般的掌声从四面响起,如潮水一样久久没有停歇。

虞歌微微一笑,领着六位佳人一起退居幕后。

而此时顶楼。

“王爷,虞妃她?”

而楚潇只是淡淡的扫了下面一眼,表面云淡风轻,可是内心早就风起云涌了。

明明达到了他预期的效果,可是为什么他并没有半点开心之感?反倒会如此愤怒?

尤其在安宁侯痴迷的看向虞歌时,他竟然恨不得将安子仪的双眼挖出来!

转身间,摄政王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此时的虞歌也收回视线,眉宇间流露出些许落寞,看到目标达成,他竟然连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了吗?

也罢,对于他而言,她是死是活,又有何干?

楚潇在夜色中狂奔,不过脚点房顶,下一瞬身形却已经出现在十米开外。这身手,在炎朝,也少有人能及。

可是就算如此,也无法浇灭心中那愈演愈烈的嫉妒心。

她不过是个舞姬,凭什么能让他的心境起如此大的波动?

第3章 请君入瓮

而此时凤栖楼内。

自从虞歌进入房间后,安子仪便一直惴惴不安。虞歌不像其她青楼女子一般穿着暴露,反而束起了长发,衣裳得体。

就算她的面容隐藏在面纱下,安子仪也能猜到,那定然是一幅姣好的面容。

虞歌的双眸犹如秋水一般,荡漾着点点涟漪。修长的十指执起玉盏,曼妙的身段就算是宽松的长衣。也掩盖不住。

安宁侯看得入了迷,他并非好色之徒,却在此番佳人美景下移不开视线。

直到虞歌噗嗤一笑,安宁侯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小侯爷,你是虞歌的第一位入幕之宾,着杯酒,虞歌敬你。”

安宁侯倒是也不拘泥,径直的喝下虞歌递来的酒:“九死无悔意,愁思万缕一朝夕。”

“归鸟乘风远飞,拂袖独行不回首。”

安宁侯念出上句,虞歌便道出了下句。

刚刚不过一曲之间,他就将这首歌词记得深刻了。

“姑娘真是好才情,如此才气流落到此处,倒是委屈姑娘了。”虞歌微笑不语,早就听说安宁侯十分傲气,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即便他钦佩虞歌的才能,也还是对烟花之地有些不耻,他此番之所以来到凤栖楼,只是因为有小道消息称,在今晚能见到醉相思的谱曲之人。

安子仪一生别无所爱,唯独音律谱曲,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而虞歌之所以有把握请君入瓮,正是因为抓住了他这一软肋。

“不知姑娘可否把这曲子赠与本候,无论姑娘提什么要求,本候必然会全力满足。”

“小侯爷误会了,并非小女子不舍割爱,而是因为这谱曲之人,另有别人?”

“谁?”

“摄政王楚潇。”

上钩了!虞歌美眸中暗波涌动,她愿意为了他,褪去一切光环。

安宁侯却是如遭雷击般,如今皇位空闲,明王和摄政王两家独大,两位都是强有力可得皇位继承人选。

而安宁府一直处于中立的地位,如果此时他和摄政王走得近的话,难免会被世人诟病。

可是,醉相思的曲谱,是他一生所求!

楚潇将这件事全权的交由虞歌来办,并非相信虞歌,而是想和这事划清界限。

避免世人说他居心不良,拉拢安宁侯,觊觎皇位。

他想名留青史,成为一代明君,所以他只能设计,让安宁侯主动靠拢王府。

而安宁侯的弱点,便是音律,而他为了投其所好,从一年前,便开始着手安排。

直到见到虞歌的惊鸿一舞,这个计策,便在他的心中成了型。

安宁侯在听完虞歌的话后,便一直不语,面色阴沉的回了侯府。据侯府下人说,那晚,安子仪一夜未眠。

第二日,便让人备了礼物,去了王府。

而这一切,都在虞歌的预料之中,楚潇,再次得到了一大助力。

这些年,他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废王,变成了如今权势滔天的摄政王。这一路如鱼得水,却不知他是踩着多少人的尸骨上位的。

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有余。

虞歌终于回到了王府,到了容园门口,却是讽刺一笑。这是她在王府唯一的栖身之地。

“主子,您回来了。”虞歌还未踏入容园,便听到了这一喜出望外的声音。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是她这三月来,第一次由衷的展开笑颜。

随后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就朝她奔来,是酒儿,虞歌的贴身丫鬟,已经跟了她五年有余,对于虞歌来说,酒儿是如亲人般的存在。

酒儿扑过来紧紧抱住她,虞歌身上伤口隐隐作痛,却丝毫不责骂酒儿。

在王府,也只有酒儿是全心对自己好的人。

虞歌聪慧,很多事她都看得清楚,她只是不屑于计较,也不屑于和那群人斗而已。

到了容园内,虞歌还没坐稳呢,便听到酒儿嘴里嘟囔着,说主厅的那位主了。

主厅的那位,可是个大人物呢,刚来王府不久,便引来上百家丁满洛阳城搜寻她。

那个女孩入王府已经有三个月了吧。

而三月前的场景,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虞歌也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孩会对自己有如此深的敌意了。

因为她是灵笙,而她是虞歌,她们曾经,拥有着共同的姓。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灵笙竟然出落的这么美丽了。

是的,虞歌和灵笙,其实还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身世之谜。灵笙是当朝宰相之女,大家闺秀,天真烂漫,无半点心机。

而她,只是红楼舞姬,供人取乐而已。

回府还没有多久,一盏茶还没有饮尽,有下人跑进来来通知虞歌,下月摄政王成亲,娶的自然是名满京城的灵笙。

虞歌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媚主嫁到:凤临天下》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媚主嫁到:凤临天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媚主嫁到:凤临天下》



标签:穿越架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mages.90159.com/?id=2608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