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关外人家》精编版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关外人家》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关外人家》简介:穿到关外小农户。广袤良田上千倾,不是咱的;大宅深院美园林,都别人的。还好还好,咱有农家小院热坑头。还有两个青葱年少小帅哥,就等着咱这童养媳成年后二选一。啥?极品亲戚又闹腾?去去去,咱忙着发家致富还嫌时间少呢!你们再敢冲着咱家乱伸手,小心一个两个的,通通剁掉你们的狗爪子。

0-temp-201808-15-1534319470954.jpg

第十章 想吃包子外头找去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许文岚虽然不是惹事的人,可也是打过架的,刚才耍了白莲花,又喷了她一脸唾沫,再这样说时,她心里早就防着白莲花动手了。

  这会白莲花一抬手,她直接闪开不说,脚下还故意绊了白莲花一下。

  可别当她是包子,想吃包子还是去外头找吧!

  别人看不真切,只看到白莲花扑上去一巴掌没打着人反倒自己差点摔着,还是许文岚扶住了她。

  可白莲花自己却是心里明镜似的,被许文岚扶住,反手就又是一巴掌。

  许文岚没闪,只是侧了侧身子,白莲花这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肩膀上,只是指尖轻轻扫着点许文岚的脸。

  “哎哟……”许文岚一叫疼,朱氏立刻挺身护住了她。

  说得多,可其实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朱氏不过慢了半步,就眼看着许文岚被打了,“你咋能这样呢?莲花,文岚好心扶着你你还打她?爹,你倒是评评理,有莲花这样做长辈的吗?”

  “你偏心眼偏成啥样了,嫂子!她好心扶我,她绊的我你们没看着怎么着?娘,这个死丫头片子,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贱逼……”

  白莲花还没骂完,朱氏就嚷起来:“你说啥呢?莲花,你都跟谁学的这些脏话啊?爹,咱老白家可是出过官的书香门弟,你看看她从哪学会的这骂人的脏话啊……”

  “老大媳妇,你瞎嚷嚷啥呢?你老妹儿都挨欺负了你啥能看不着呢?”朱氏还没说完,老太太先不乐意了,挪着身子就要下炕。

  可朱氏却不理会,只是叫“爹”。

  把手中的烟袋锅在身边的烟笸筐上重重磕了下,白老汉一声咳嗽,“得了,都别说了!这行不行礼的,就这么着吧!先吃饭——莲花她娘,你回头教教莲花,要是出去也这样满嘴胡咧咧,不让人笑话……”

  “爹,真是她绊我的……”白莲花还想再争辩,老太太已经一把扯住她。

  “别说了!没听见你爹说了先吃饭吗?”拿眼一剜,老太太盯完许文岚又盯朱氏,“我们老俩口就你这么一个闺女,就指着你孝顺呢!”

  朱氏当没听出她话里的讽刺,只是陪着笑道:“一家四个兄弟呢!哪个不孝顺您和我爹呢!是四兄弟又气您了?还是三弟啊?回头让大宝他爹捶他们……”

  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朱氏尖声道:“别显摆你男人那点打过铁的气力了!还要捶老四?你怎么不让他直接捶我呢?我知道你恨我——反正,我也不是你正经的婆婆是吧?”

  “哟,娘,您说啥呢?是我哪说错了?”朱氏抬手不轻不重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都是我不好,娘您可别气坏了身子,一会又闹头疼了……”

  朱氏说这话时,老太太刚好抬手去摸头,被朱氏一说,都到嘴边的话了,就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吃饭了——一家子都饿着呢!”炕上的白老爷子再次开口。

  老太太也只能先把一口气忍下,“莲花,扶娘上炕,娘老了,不中用了……”

  “娘您可小心着,咱全家都指着您管呢!”朱氏忙跟了去,也不管白莲花瞪她的事,一拉许文岚,“文岚啊,还有二叔、三叔没给你介绍呢……”

  介绍了一圈,许文岚人倒都是认识了,可是心却还是转在老太太和白莲花那。

  炕头这桌坐的都是男人,白老汉最在最里面,然后是白老大白应魁,老二白应禄,老三白应福。

  白老三白应福之前许文岚就见过了,是个油嘴滑舌的男人,大概不到三十的样子,因为在县上一家牙行做中人,穿得也好,虽然不是绸缎,却特意穿的袍子,一家男人坐着,就他一个穿的长袍。

  白老二白应禄就和老大一样,是一身短打,一看就知道是个庄户人,手粗脚大,也和白老汉一样抽旱烟袋,不过烟嘴却比白老汉的短上一截。

  眉毛粗、眼睛大,说话闷声闷气的,眉心总是皱成一个川字,倒比老大还显得老气的样子。

  这三兄弟是亲生兄弟,看着眉眼虽有相似,可性子却全不一样。

  刚才许文岚还不晓得,现在听话头也听出些意思来,等过后就知道了,白老太太李氏是老汉后娶的继室,前头这三个都是过世的张氏生的,她只生了白家老四白应天,还有老闺女白莲花。

  现在十五岁的白应天在县上的私塾念书,等着明年考童生试,倒不常回靠山屯来。

  炕头这一桌就只坐了四个成年男丁,炕梢的桌坐的人就多了些。

  白老太太李氏和白莲花两母女,白家二儿媳王氏,二儿子家的独生女白草儿,再加上三儿媳方氏,女儿带弟又有个才三岁的儿子狗剩。

  这就七口人了,大儿媳朱氏,领着两个也没成年的儿子,就是十口人,现在再加上许文岚,一张炕桌竟是坐了十一口人。

  许文岚一上桌,白莲花已经尖着嗓子说“挤死人了”,说那话时还是紧盯着许文岚,分明就是在说她。

  许文岚笑笑,都没接话,一旁坐在炕沿上的二儿媳妇王氏就接话了,“我和草儿还下地去灶房吃吧,这样松快点——草儿,快着点下地……”

  又瘦又黑的白草儿忙蹭到炕沿,也得不及套上鞋,踩着鞋梆就要下地。

  “地上多冷啊?草儿的手脚都生着疮呢,还下地?”带弟扬声叫了声,也看许文岚,“谁后来的让谁下地呗!”

  白带弟看样有十三四,倒和老姑白莲花差不多大,是几个孩子里最大的,许文岚心里有些奇怪,老三家的孩子倒最大,还隔了十年又生了个小的,也是有趣。

  “说得也对,这桌这么挤又坐不下——二婶,草儿,咱们和爷爷他们去坐吧!他们桌上人少……”

  许文岚说得自然,已经准备挪过去坐了,可这话一说出来,一桌人都没动静了,就连护着她的朱氏也是直拿眼盯她。

  白胜文扯了许文岚一把,小声道:“你不知道?小孩和女人哪儿能去坐大人那席上呢?小心一会爷说你……”

  “怎么不能了?我看菜不都一样吗?”许文岚说完这句,头扭过去,迎着众人的目光,才终于感觉可能她又犯了常识上的错误。

0-temp-201808-15-1534319488730.jpg

第十一章 童养媳
  一片安静中,白莲花的声音很是刺耳,“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吗?不是千金大小姐吗?我看这事还真不好说是真是假,不会行礼,连点规矩都没有——娘,大户人家都这么没规矩吗?”

  扬着下巴,她又尖声道:“我看啊,你得跟二嫂好好学学了!二嫂,你也是咱白家的童养媳吧?你好好教教这个新童养媳,这童养媳是怎么当的吧!”

  一身灰粗布夹袄又破又旧,打了不下五六个补丁的王氏埋着头不吭声,手扯着衣角,很是拘谨。

  看看王氏干燥的皮肤,愁苦的表情,再看王氏枯干得像树皮一样,满是裂口的手,许文岚心里“咯噔”一下。

  这就是童养媳?白家的童养媳?不会是王氏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吧?

  心里发紧,许文岚眉一扬,冷笑道:“老姑,你一口一个童养媳的叫得怎么那么欢啊?童养媳怎么了?是得罪你了?”

  “还童养媳怎么了?”白莲花挺直了背脊,狠狠地瞪着许文岚,可她是盘腿坐在炕里,许文岚虽然在炕下却是站着的,她想居高临下也居高不了。

  “童养媳你懂不懂啥意思?就是我们老白家养大的!你们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这辈子就只能在我们家做牛做马还这份情!”

  “是吗?”没有大声嚷,许文岚反倒笑了,扭过头她只是看着朱氏。

  朱氏正皱眉瞪着白莲花,“莲花,你快别瞎说!什么做牛做马啊?让人笑话……”

  “我哪说错了?凭啥笑话我呀!”白莲花还越说越来劲了,“二嫂不是买回来的便宜货?这个死丫头,才捡回来几天,就吃了咱家多少鸡蛋了?”

  她说得痛快,那头老三媳妇方氏也跟着冒出一句:“可不是,我们狗剩都没吃鸡蛋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都冲着许文岚来,那头王氏却是掐着衣角半句都不吭,还是白草儿忍不住小声道:“那五两银子不是聘礼吗?”

  她的声音很小,一说完,王氏就赶紧着把孩子拉进怀里了,白莲花却像是被点着的炮仗似的,立刻冲着白草儿去了。

  “草儿,你再说一遍!还聘礼!咱家是出聘礼了,可老王家出嫁妆了吗?要是他老王家能出得起嫁妆,就不会二嫂才十二三就送到咱家啦!这些年,二嫂从娘家拿回来一根草棍过吗?从吃的到身上穿的,哪样不是咱们老白家的?”

  头一扭,她又冲着炕头那桌叫道:“二哥,你可听见你家草儿对我说啥了吗?我是她姑呢,还这么跟我犟嘴,你怎么教的闺女啊?”

  白莲花的话音才落,炕头桌上的白应禄呼地一下跳起来,几步窜过来,一把扯了白草儿,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当家的……”王氏一声惊叫,扑上去护着白草儿,那一巴掌就落在她瘦削的肩膀上。

  这个时候,白应魁也反应过来了,跳过来一把抱住白应禄往回扯,“你这是干啥呢?二弟,你疯了,多大点事啊就打草儿……”

  “我看打得还轻呢!就得让死丫头知道怎么和长辈讲话……”白莲花还不觉得解气,“都没打着她……”

  “死丫头和她姑犟嘴,那哪儿行啊……”白应禄也跟着嚷嚷,一张脸已经挣得通红。

  白草儿缩在王氏怀里,又怕又慌,早就一脸的泪,却硬是没敢哭出半声。

  朱氏扶着王氏,揉着她的肩膀,嘴上骂道:“你个混帐东西,有本事出去和外头人耍去啊!冲家里头人发横算什么本事?”

  抬头感激地看了眼朱氏,王氏小声道:“没打疼,大嫂,我没事,是我没管好草儿,不关草儿爹的事……”

  朱氏还嗔她,“不用帮他说好话。”

  那头方氏已经笑了,“大嫂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你管那么多呢?打是亲骂是爱的,你看二嫂都不怪二哥呢?”

  王氏低着头,牵了牵嘴角,也不说话。

  许文岚看得头皮都要炸了。

  敢情这家暴都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吧?

  看不出来,那个看起来老实的二叔居然是个家暴的渣男。但更可气的是这个二婶,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因为是童养媳,就受这份气?

  肚里憋着一团火,她没去安慰王氏母女,反倒梗着脖子盯着白莲花看,“这世上还真少见着这样的,还指使着哥打侄女。老姑,你还真是好涵养!”

  “你说啥?”白莲花直接蹦起来了,看那样,还真想扑过来打许文岚。

  许文岚还没怎么样,白胜文却是一闪身先护住了许文岚。

  许文岚却是一把扯开白胜文,“我说的话大家都能听清楚!白莲花,你说什么童养媳白吃白住的话也好意思?先不说我,就说二婶……”

  她一把拉起王氏的手,也不管王氏吓得直缩手,就那么举着王氏的手,“你看看二婶这双手,再看看你这双手,谁看不出来这家里到底谁干的活多吗?再说了,就二婶身上这件衣服,补丁打补丁的,这都得穿了多少年的衣服了?你也好意思拿这个出来说话?”

  “别说了……”王氏一直在往回挣着手,这时候更是小声让许文岚别说了。

  许文岚却不住口,仍然道:“就算是童养媳,那也是白家的媳妇吧?我都替咱们老白家觉得难看了,就让儿媳妇穿这么破破烂烂的,还好意思说什么吃的穿的都是老白家给的?!也不怕迈出这个门就让人指着脸笑话?!”

  她这话说得又直接又泼辣,半分情面都没留,别人还没怎么样呢,王氏先受不了了。

  猛地扯回手,她慌忙摆着手,“我、我从来没那么想过,爹、娘,我能嫁在咱们白家,吃得饱,穿得暖,已经很知足了,我可从没像、像她那么想……”

  看着王氏,许文岚差点就笑了。

  还真开眼界了,原来这屋里还有这么大的一个菜包子啊!

  “二婶,你知足?草儿呢?这么冷的天,叫你和草儿去灶房吃呢!你看草儿瘦的,还有那身衣裳……”

  “快别说了……”王氏小声央求着,把草儿搂得紧紧的。

  “我是在帮你啊,二婶……”许文岚还想再说,那头白应禄已经重重哼了一声。

  “连个儿子都生不出的娘们,还好意思争吃的穿的?”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关外人家》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关外人家》(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mages.90159.com/?id=2385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