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关外人家》全文免费阅读-关外人家全章节在线阅读

关外人家》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关外人家》简介:穿到关外小农户。广袤良田上千倾,不是咱的;大宅深院美园林,都别人的。还好还好,咱有农家小院热坑头。还有两个青葱年少小帅哥,就等着咱这童养媳成年后二选一。啥?极品亲戚又闹腾?去去去,咱忙着发家致富还嫌时间少呢!你们再敢冲着咱家乱伸手,小心一个两个的,通通剁掉你们的狗爪子。

0-temp-201804-08-1523169711218.jpg

第三章 大雪返家路
  匆匆把手里的棉袄拍了拍,白婶子扯过许文岚,不由分说,直接就把那肥大的棉袄套在她身上了,“这是婶子的衣服,你先穿着,别再冻着了。这女孩家家的,可不能冻着,你啊,今明两年,这手脚上的冻疮都好不了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许文岚就又觉得手脚上痒得厉害了。

  “别和爹娘顶嘴,他们说什么你就好好应着——哦……”

  跳下炕,白婶子伸手来抱许文岚,小帅哥却是背着身凑过来,“我背妹妹,娘你别伸手了。”

  白婶子乐了,果真让开。

  许文岚倒是有些发愣,这小帅哥也就十二三的样子,她这要是把人压趴下怎么办啊?

  等白婶子扯着她的手搭上小帅哥的肩膀,她才反应过来。

  都忘了自己人都缩水了,小帅哥都能背得了她。

  小帅哥背着她,圆脸小子也紧着上前帮忙,“我开门、我开门……”

  出了里屋,许文岚还来不及看清外屋什么样,圆脸小子已经撩开用草编的厚门帘子。

  小帅哥一脚迈出屋,白晃晃的光晃得许文岚一时都看不清东西。

  忙用手遮在眼前,她缓了缓心神,才看清这东北农家院。

  一天一地的雪,到外都是白的,远处的人家,近处的院落,点缀在一片白里,倒像是乱龙点晴的墨,生出灵动的韵味。

  这是一座普通的农家院,面积倒是不小,许文岚粗略算来,这院子少说也得有两百多平了。

  有点像北京城里的四合院,只是这墙不是砖墙,而是木栅栏。

  不说墙,就连正房都是土坯茅草房,不是砖砌的。他们身后的这个东厢房自然也是土坯房,虽然看着房子大间数多,可到底简陋。

  除了正房、东西厢房各四间房,院子进门右手临近栅栏门,也就是东厢这边又有一间有些矮的仓房。

  挨着另一边院门,又有牛马棚,隐约可见里头堆着草料,一头老牛正在低头吃草。

  隐约的,还能听到猪的哼哼声,虽然没看到猪圈,但农户家又怎么可能不养猪呢?

  又牛马,又猪的,这还好是冬天,要是大夏天的,这味儿怕是不好闻。

  白应魁已经套好了车,看到小帅哥背着许文岚出来,忙过来接手,“咱家大宝劲儿越来越大了!”

  小帅哥呵呵笑,放下许文岚,想了想,又把头上的棉帽子摘下来,戴在了许文岚头上。

  抬起头看着他,许文岚张了张嘴,不知怎么着,忽然有些想哭。

  “哟,这就送贵客走了啊……”

  一个穿着红袄子的女人从白老大家对面西厢的屋子里走出来,手里还托着把瓜子,嘴上说话都没耽误磕瓜子。

  身子往前倾了倾,她打理着许文岚,笑起来,“瞧这小闺女,长得还真好,要不我家那口子怎么说是个小格格呢!”

  这是白老三的媳妇了?

  许文岚心里打了个突,还没想明白呢,白婶子已经抱着一床绣了牡丹花的大红被子追了出来。

  “把这被给闺女捂上,可别冻着了……”

  “宝他妈,这不是你陪嫁的……”

  “不用你管,又不是不拿回来了……”

  瞪了眼白应魁,不容许文岚拒绝,白婶子直接就拿被把许文岚包住。

  白老三的媳妇“哈”的一笑,“他大娘真是会心疼人——带弟,你说是不是?”

  她这么一说,许文岚才瞄到在她身后还有个个子和她差不多高的小姑娘,黑不溜秋的脸蛋,却有一双亮亮的眼睛。

  和许文岚目光一对,那小姑娘也不知是怎么的,竟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扭身回了屋。

  还没走几步,屋里就传出小孩儿的哭嚎,白老三媳妇立刻嚷起来:“带弟,你怎么看的弟弟啊!要是狗剩摔着了可怎么办?”

  “我看着他呢……”小姑娘的声音传出来,很是尖细:“你再蹬被啊,可没人拿被子来包你……”

  正掖被子的手一僵,白婶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抿了抿唇,她还是给许文岚掖好了被,“闺女,记着啊,我们这是靠山屯,你叔姓白,婶子娘家姓朱,那是你大宝哥、二宝哥,你要是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我们,有啥心事就找婶子唠唠磕,可不作兴自己这么跑了……”

  嘴上絮絮叨叨的,白婶子一直跟了好长一段路,直等到白应魁上了车,还依依不舍的。

  “驾……”扬鞭打马,白应魁回了头,叫道:“他娘,你回吧!我会好好把这闺女送回家的……”

  咬着嘴唇,许文岚一直梗着脖子看着后头渐渐远去的白婶子,直到人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再也看不见了,才转过头来。

  抹过头看着她沉默的样子,白应魁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挠了挠头。

  车子碾压在雪上,吱嘎吱嘎的,两道深深的车印,像是在雪地上画过的粗粗画笔。

  闷在被子里久了,许文岚慢慢地探出头来。

  沿途所过,尽是她没有看过的风光。

  这个时节,东北早就不种地了,大片大片已经荒置的土地成了雪原,一望无际。

  远处一片山影,也不知是被阴云衬的,还是真的那么高,沉沉的一片暗影,连绵远去。

  身后是山,身前却是雪原,偶尔能看出雪里露出的木茬,也不知是什么作物还留了根茬在地里,倒是能辨认出这雪原原本哪是田,哪是路了。

  路边田埂也生了树,灰白的树皮,树干上布满了眼睛似的树疤,光秃秃的树干笔直地刺向天空。

  那是白杨树,从前她只在书上看过。

  白杨树丛间偶有黑色的乌鸦“呱呱”地飞过,抬头往上看,就能看到简陋的鸟窝。

  转了个弯子,前头是一条大概不过十米多宽的大河。

  河边上也有树,不过不全是刚才看的白杨树,也有杨柳,没有了如帘的绿叶,枝条却照样垂下,一枝一条上,坠着白色的冰霜,一枝枝一丝丝一串串一溜溜,迎着光,银丝般亮晶晶的,又像是一道又一道的水晶珠帘般眩目。

  有的白杨树上挂得冰霜多了,活似玉雕雪琢似的,晶莹的霜花,着在刺向天空的树枝上,如同冰雪的王冠。

  如此奇观,许文岚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好漂亮的雾淞……”

  “啥?”白应魁扭过头,终于知道说啥了,“啊,这个是树挂,好看吧?你们京里大概是没有……”

  看来这时候还不叫雾淞——只当她是免费来东北旅行观雾淞了。

  点着头,许文岚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看她笑,白应魁也跟着笑了,只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就敛了去,“丫头啊,你要是不嫌乎我们,有空就看看你婶子,她、她喜欢你哩……”

  抹了把脸,白应魁抬起头,看看天,“又下雪了呢!”

  扬起头,看着飘扬而下的雪花,许文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哪怕雪花落在睫毛上,化了水珠渗进眼里,也只是眨了眨眼。

  ——真是好大的雪……

  PS:嫌乎=嫌弃

0-temp-201806-12-1528767061282.jpg


第四章 痛快儿滚
  不知走了多久,腿也麻了,人也乏了,许文岚裹在大花牡丹被里都不觉得暖和。

  头一点点的,她觉得脑子有些迷糊——是又过了一道山吧?

  “闺女……”

  被白应魁一拍,许文岚睁开眼,仍有些迷糊。

  下了雪,天阴沉沉的,或许也是快天黑了,在白应魁指点下,许文岚才看到前头连绵的房舍。

  有点远,像是草场似的,四周围着一溜的矮栅栏。

  马车还没等靠近,就有人从大木门后迎出来,“干啥的?谁让你们上这儿来了?”

  蓝褂子,红缨帽,手挎朴刀,胸口一个大书的“兵”字。

  这回许文岚有点相信这是清朝了,这个兵倒真有那么点清朝大辫子戏的味道了。

  许文岚还特意探头看了看,还真是,帽子下边露出了辫子,可见真是清朝的兵。

  白应魁陪了笑脸,近前先做揖,“兵大哥,这不,我送这小闺女回家,她好像就是你们马场哪位大人家的小格格……”

  “小格格?”辫子兵瞪了眼,“你别瞎讲啊!咱们这可是军营,是为朝廷养马的地儿,你要是上咱们这闹事……”

  声音一顿,他盯着许文岚看了一会,突然扭身往里跑。

  不过片刻,就有个外套甲胄,头上平顶暖帽带素金顶珠,看起来应该是个管事的男人跟着他出来了。

  “什么事?”那管事脸上有一道刀疤,板着脸更显狰狞。

  白应魁咽了咽口水,才低声道:“是,我捡了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刀疤脸已经转到后头,死死地盯着许文岚。

  被他盯住,许文岚不知怎么的,突然打了个寒战,抬起头,迎着刀疤脸阴冷的眼神,她有些怯怯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不知是在想什么,刀疤脸忽然抬手扶了扶刀把,垂下眼帘。

  一眼瞥到,许文岚有些慌了神,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下身体。

  白应魁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过来护住了许文岚。

  抬起头,刀疤脸的目光阴沉,很是凶狠。

  白应魁明显是有些怕了,可是却没有动,就那么直愣愣地挡在许文岚身前。

  “大人……”那个大头兵凑过来,附在刀疤脸耳边说了什么,刀疤脸一扬眉,猛地扭头看向草场内。

  茫茫雪原,远远地传来哭声。不是一个人哭,而是很多人在哭,呼呼的好像风声一样刮过耳边。

  茫然地扭头看去,许文岚忽然低叫出声:“白、白幡……”

  白应魁转头看去,果然看到白色的灵幡,高高挂起,在寒风中摇摆不定。

  来得不巧了?马场里有人死了……

  冷冷地看着许文岚,刀疤脸的脸色变幻了几次,突然厉喝一声:“还不痛快滚——再敢到马场来骗人,老子活剐了你们……”

  白应魁一愣,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一对上刀疤脸阴沉的脸色,就把到嘴边的话咽进了肚,“这就走,这就走……”

  掉转车头,他才跳上马车,刀疤脸却又突然一声大叫。

  身体都吓得僵住了,白应魁有心一鞭子抽在马身上,带着许文岚跑掉,可又有些不敢。

  正在犹豫间,刀疤脸快步绕到车头前,狠盯了一眼许文岚,突然把一个小钱袋子丢进了白应魁怀里。

  沉声道:“滚得远点——再也不许回来啦!听到了!?”

  “听、听到了、听到了……”一叠声地叫着,白应魁哪还敢留,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连头都不敢回。

  马车跑出很远,许文岚还好像能听到呼呼的哭声,回了头,隐约能见到一一亮起的火把,映亮了阴暗的马场上空。

  侧耳再仔细听,却又觉得刚才听到的并不是哭声,而是风声。

  “闺女,你没事吧?”白应魁回头问了句,没等许文岚回话,就又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

  一刻都不敢耽误,白应魁就这样赶着马车从原道返回了靠山屯。

  回到靠山屯时,天已经黑了。

  他才进院,就听到人笑着问:“哟,大哥回来得挺早啊!怎么人家没留你喝酒?切,那些满人就是不好打交道,总是瞧不起——咦,这丫头怎么又跟回来了?!”

  “回头再和你说啊……”也不和老三多说,白应魁连车都没从马身上御下来,就先抱了许文岚进屋。

  他和白老三在外头说话,屋里头朱氏已经听见了,他才进屋就端着油灯迎了出来,“仔细着点——呀,这是怎么了?闺女——快快,先抱进屋去。”

  白应魁抱着许文岚进屋,朱氏把油灯放在八仙桌上,探手就摸许文岚的头,“怎么这么烫啊?我说他爹,这孩子怎么了?你们两儿,皮什么?麻溜儿地趴被窝里去……”

  光着膀子的小哥俩半撑着身,被娘一吼,大宝立刻趴下了,二宝却仍是往前抻脖子,“咋了?她又要死了?”

  朱氏一抬手,“啪”的一声拍在他脑袋上。

  白应魁也呵斥道:“别胡说八道——你们快点睡——他娘,你先给孩子暖和暖和,我去把之前抓的药再熬上一剂——这孩子呀,八成是吓着了……”

  “我、我没事——咳咳……”许文岚有些迷迷糊糊的,还想撑起身来,可是身子却软绵绵的。

  觉出朱氏怀里暖和,她下意识地往里钻,迷迷糊糊地叫着:“妈,我冷……不,我热,妈,我好难受,你别不管我啊……”

  听着许文岚的叫声,朱氏又是心疼又是怅然,拍了拍许文岚的肩,把人往怀里又搂了搂,朱氏直接把许文岚抱进了自己的被窝。

  “不疼了、不疼了——娘在这儿呢——哦,娘在这儿呢……”

  在外屋翻出小炉子正点火的白应魁侧耳听着屋里的动静,忍不住一声低叹。

  点着了火,他抓了药包,还没打开,就听到外头有人说话:

  “大哥回来了?车怎么还没御,这是还要出去?”

  一拍大腿,白应魁忙起身出去,“不出去了,二弟,你帮哥先把车卸下来,这马跑了一天了,也累坏了——你先帮我照应下,咱一会儿再说。”

  外头白老二答应一声,立刻去卸车,又把马拉到谷仓边上的牛马棚里,添草喂粮自不用说。

  这头白应魁把药熬上了,才摸进了里屋。

  PS:麻溜:快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关外人家》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关外人家》(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mages.90159.com/?id=2377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